你的位置:湖州博世畅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当把“信中医”当作可笑时,才是国民的悲哀

当把“信中医”当作可笑时,才是国民的悲哀
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2:31    点击次数:179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

天涯上,一楼主发文,“骗子学中医,傻子信中医”。文中说:

中医支持者在面对批评时常见的一个反弹是批评者不懂中医,似乎只有中医从业者才有批评中医的资格。殊不知,在有现代医学可做为对照的情况下,只要具有现代医学知识,要判断中医的非科学性很容易。 中医主流历来是看不起经验的,鄙视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民间偏方、验方。中医理论基本上并非经验的积累,而是建立在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玄学基础上的臆想,并根据这套臆想来诊断、处方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被认为是中医药经验的集大成,充斥其中的却是天人感应的谬论…… 中医之所以相信虎骨、虎鞭、熊胆、犀角是良药,是因为这些动物凶猛、强壮引起的联想,所谓取象比类,类似感应巫术。水蛭会吸血,中医就认为把它晒干了入药能够活血化瘀,蚯蚓(地龙)在土壤里钻来钻去,中医就认为它晒干了入药能够通络利尿,凡此种种,不胜枚举,以生物的习性附会其死物的药效,这显然不是经验结晶,而是变相的感应巫术。 中医治疗的有效性是很值得怀疑的。许多人之所以相信中医的疗效,是因为相信自己曾经被中医治好过,而中医家也在医案中津津乐道如何巧治某个患了疑难杂症的病人。不幸的是,患者的证言和医生的“医案”并不被现代医学认为是疗效的证据。许多疾病都能自愈,在受到心理暗示时更是如此,患者的痊愈不一定是所接受的治疗导致的,因此某个患者被某个中医用某种疗法治好了病,并不能作为该中医医术高明、该疗法确实有效的证明。 许多中医支持者说没有西医之前,中国是怎么活过来的。一个民族的繁衍生息并不需要靠医术来维持,这证明不了其医术的科学性。现代中国人平均寿命大幅度提高到七十多岁完全拜现代医学之赐……

对于中医来说,信与不信是个人的自由,信的人自是有他深刻的亲身体悟,甚至是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所悟出的生命箴言。

不信中医的人,或许被骗,或许此时身体很健康,所以无法对那些人感同身受,所以对他们的话,要么觉得可笑,要么觉得聒噪。

还有一些人是站在科学的制高点,以捍卫科学的精神去聚焦中医的糟粕,好似在为人类拨开迷雾,探得前路。

就像老百姓说的,“信中医的人肯定是见过中医疗效的,或是受益过中医的,不是凭空就信的。”

那些以现代科学理论或标准,去一套套反驳中医的“卫道者”,指出中医是迷信、巫医、或伪科学,却从来不提及现代医学在许多疾病面前的束手无策,尤其是慢性疑难病;不承认自己搞不明白为什么中医反而有效?为什么竟能治好现代医学所治不好的病?为什么一个个被现代医学宣判死刑的人,梅贻琦APP官网最后能被中医奇迹逆转?

他们真的搞不懂。就像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,一名中医黑在江夏方舱医院被中医治好了,他却说自己本身是名中医黑,就算被治好了,还是搞不懂中医原理,所以仍然不相信。

搞不懂也就罢了,这些“卫道者”也不去反思科学的不足,以及现代医学的瓶颈。他们明明最该做的事情,是聚焦现代医学如何努力攻克难题,突破自己的瓶颈,帮患者治愈疾病。

现在西方许多顶尖医学家,在面对现代医学越来越多的瓶颈面前,都转而从东方,从中医这边寻找突破口。看到许多患者对中医疗法感受良好,对中医迫切需求,许多外国西医也都主动或被迫去学习中医。

可他们偏偏不,他们是跑到中医这边,指责中医,就算你治好了,也不被承认。他们还指出“许多疾病都能自愈,在受到心理暗示时更是如此……”,所以被中医治好的人,说不定就是在中医花言巧语的心理暗示下,自愈的。好似说了中医的不是,他们的难题就能攻克了。

这像极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,美国对中国的抨击,明明本国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了,最该做的事情是控制本国疫情,而不是控诉中国,找中国的茬。可是他们就这样做了。

说到自愈问题,同样也像极了新冠肺炎隔离期间,许多轻症患者因为无法去医院接受治疗,只能待在家里实施自救,当他们用中医自己救活了自己时。有些人说,80%的轻症患者都能够自愈,关中医什么事。

他们对那些没有用中医自救,在等待救援中,可能绝望而死的人完全忽视;对中国武汉建了那么多方舱医院,收治那么多轻症患者,大概也视之为多余,甚至无聊的举动,毕竟都能自愈。

文中还说,“患者的证言和医生的‘医案’并不被现代医学认为是疗效的证据。”“某个患者被某个中医用某种疗法治好了病,并不能作为该中医医术高明、该疗法确实有效的证明。”

如果患者用生命的代价所换来的觉醒或感恩的言论,以及医家毕生经验所累积的精华,都不能是疗效的证明,那什么是证明,是不是要变成一串串冰冷的数据,才是证明?

金杯银杯比不上患者的口碑,如果数据真的对老百姓有吸引力和绝对可信度,那么营销广告也不至于满天飞都打动不了患者了,更不至于受到质疑了。

如果患者不能说了算,那医学存在的必要是什么,学医的终极目标又是什么?医者终其一生的目标都在想如何治疗患者的疾病,可是患者治好了,却并不被认同是有效,而是有其他可能,乃至瞎猫碰上死耗子。

就像此次疫情中,至今还没有疫苗和特效药,但是中国已经运用中医,这一独门武器,战胜了疫情。反观全球,那疯狂上涨的数据,每一个都可能是一个生命。如果没有中医,不知道中国的天会是怎样的灰暗,老百姓会是怎样的无助。可是许多人仍然认为中国中医战胜疫情充满了虚假。

再说,为什么中医的疗效证明,需要现代医学的认定?中医是为患者服务的,患者的感觉是否良好,身体是否康复,才是中医想要的。中医并非是为现代医学服务的,以现代医学来盖棺定论,未免有些霸权。

@“选择中医__董洪涛”曾表示,实践是检查真理的唯一标准。这个标准用于中医也完全适合。中医是不是伪科学?要不要取缔中医?不能拿现代科学的标准来套用(况且,现代科学不一定是真理),而要看中医的临床疗效如何。

事实证明,中医传承了五千多年,历史上出现了大量中医临床家以及数不清的中医临床医案,这些都足以证实:中医能治病,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去怀疑中医的临床疗效。

终归,中医是真是假,是科学还是迷信,早已不是可争论的话题,因为客观事实如此,就像大自然的真实存在一样。再怎么不承认,再怎么轻蔑,中医都始终在那里,做着它应该做的事,不为其他。

终归,中医是中国的瑰宝,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健康守护者,也是未来全人类的福音;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生活方式,也将是他国民众的健康生活引领者。

今后,随着时代的发展,用中医,学中医的人必将越来越多。拒绝中医,不信任中医,未免会成为一种拒绝健康的遗憾,乃至可悲。



Powered by 湖州博世畅景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